全部

自驾西行手记 父子俩的“男孩节旅行”

来源:齐鲁网

作者:

2020-09-29 13:11:09

大果儿今年满四周岁。自从我们有了孩子,母性爆发的果儿妈,对儿子的宠溺犹如滔滔江水,甚至拒绝了各种出差,为的是孩子晚上睡觉能有妈妈的陪伴。儿子在三岁前从没有离开过妈妈的怀抱。

不过当爹的看到儿子整天腻在妈妈怀里撒娇耍赖,提各种无理要求,确实有些焦虑。于是我打算创造一些让孩子暂别妈妈的机会。“男孩节旅行”——是我和儿子一年一次的约定。从去年他三周岁时开始,今年是第二次。不同的是,去年坐火车,今年自驾。

我和儿子今年的“男孩节”,是从北京自驾,去一千公里以外的陕西,看古城、看黄河。一个星期的旅途,让爸爸和儿子更加懂得彼此,开启男人间的碰撞与交流。

行前准备

让娃学会“主动享受旅行的每一分钟”

独自带着儿子驾车远行,这是第一次。人身安全和身体健康,是我要绝对保证的。

我提前十天开始列旅行清单,包括行车、住宿中吃喝拉撒所需的基本生活品,陆续地把能想到的都列入清单。此外,还会不断地设想途中可能会出现的问题,预先安排解决方案和所需物品。比如,长时间的行车过程,孩子难免会无聊、烦躁。提前下载一些汪汪队的故事音频在车里播放,并且让他自己挑选随行的玩具,帮他打发路上时间。

预想到持续十多小时的车程,会让孩子感到遥遥无期带来的不安,我还特意给他画了一张路线示意图,每百公里做一处标记。行车时,相应地每开满一百公里或者一小时,就会告诉他。我认为这很有必要,要让他感到我们的长途旅行就像闯关一样有趣。给他足够的体贴和尊重,让孩子主动享受旅行的每一分钟,而不是让他来陪同大人。

最后,缺少了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妈妈,我需要在车里额外装一个后视镜,以便随时观察后排大果儿的一举一动和精神状态。

Day 1

长途跋涉12小时车程

早上六点半,我们开车出发,沿G5京昆高速向西南方向行进。由于起得太早,上高速不久,大果儿就睡着了。约摸他这一觉至少得一小时,我就要根据他的作息,计划第一次在服务区休息的时间。带娃长途驾驶,啥时候吃饭、啥时候加油、啥时候该停车休息,这些事的时间和频率确实需要用心安排。

第一次短暂休息,是上午9点,在G5开出约200km后的唐县服务区。大果儿刚睡醒,赶紧给他吃早饭,并且上下打量着他,看着他的精神状态不错,我放松了许多。感觉妈妈没在身边,我身体里那堆沉睡已久的深度照顾娃的细胞全部被激活了。

简单休整后,我们重新开上高速。透过后视镜看到大果儿正专注于窗外的事物:下着雨的云、路上各种交通标志、形形色色的车辆等等。不时地,他还会问问这问问那,不同于在家的另一面逐渐展现出来了。

伴随着我们的各种问题与解答,就到了中午。我们在500km处的太原服务区吃饭、午休。

午饭简便而不能简陋——碗装的泡面、午餐肉、桃子和西红柿,还有果儿妈一早给热好、放在保温箱里的肉包子,这一路可把我们给馋坏了。

看导航显示,下午的车程还有大约四五个小时。大果儿的一个午觉醒来之后,我告诉他我们已经开了700km,到达第七个目标了。他拿着一支红笔,在那张路线图上郑重其事地在“7”上做了标记。

看他的样子,一定是很在意为他准备的这张线路图。这可能让他感到自己是个得力的助手,或是赛车的导航员。因为这让他有了强烈的参与感。

傍晚六点半,我们停靠在山西一侧的黄河乾坤湾,欣赏着壮美的日落。乾坤湾是黄河流经晋陕两省间曲折迂回的一段。因呈现出一幅天然太极图而得名,在两省各有一处观景点隔岸相望。

虽是隔岸相望,直线距离只有3公里。但真要从山西这个湾转到陕西那个湾,需要开70多公里的盘山路、历经2个半小时才能到达。这种亲身的体会,是会给大果儿这个小小年纪的孩子和已经有了很多经历的我,都能带来一些感悟的。

或许是一路的兴奋和新奇,累计12小时的车程并没有令大果儿有任何负面情绪。在山顶我们拍了“到此一游打卡照”。照片中他既紧张又强作镇定的表情,定格了我和儿子这愉快而享受的开场。作为爸爸,我感到很欣慰。

他在山上,还摘到了几朵野花,说要送给妈妈。我知道,儿子嘴上不说,但是夜幕降临后,新鲜的风土人情就会变淡,想妈的心情油然凸显。但他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焦躁、不满,相反,倒是全身心地依赖着我。到达客栈后,还会帮我把后备箱的行李一件一件地运到房间,快速洗漱完,就心满意足地自己睡着了。

Day 2

各自有感的壶口瀑布

由于第一天深夜才入住,都没能看清客栈全貌。第二天一大早,大概是因为兴奋,我们爷俩儿出乎意料地都没赖床,简单吃过早饭,就开始里里外外地研究这个依山而建的“窑洞民宿”。对于一个从小生长在城市高楼里的孩子,若不是亲眼所见,估计他都想象不出,人是可以住在“山洞”里的!

随后,我们又去了乾坤湾的陕西一侧,继续饱览九曲黄河的胜景。临近中午时,便驱车南下前往壶口瀑布。由于前一阵子的强降雨致使沿黄公路通往壶口的一段被淹受阻,我们只能改道242国道绕行前往,车程大约是两个半小时的山路。

这是我比较担心的。因为大果儿有时会晕车,我们之前带他在北京山区跑过山路,过弯的摇摆和加减速,几个来回后就会让他深感不适,还吐过。所以这趟山路我加了些谨慎,不想再让他感到不舒服。

根据以往的经验,为了不让大果儿晕车,一直以来,我们认为他是不能在行车途中吃东西的。而且,进食半小时后才可以坐车。然而这次,儿子极佳的状态竟引得我想要改变一下这个从未想过改变的习惯。

行车途中缓慢进食,也就是让果儿边坐车边吃一些诸如蛋糕、肉肠这样的固体食物,这样他应该既不会饿着肚子,也不至于晕车作呕。一路下来其实并无不妥。

回想一下,一月复一月,孩子在不知不觉中变化着。而我们做家长的,有时很难主动地做到与时俱进。用对待三岁孩子的方式去对待已经四岁的孩子,这也算是一种落伍了吧。

我们通行的这一段242国道,开起来平坦、舒服,沿途设有很多观景台,可以走走停停,欣赏黄土高原的独特地貌。

一路沿着湍急汹涌的河水继续前行,看得我心情十分激动,止不住跟大果儿絮叨着关于黄河的各种典故。然而这些对于一个四岁孩子来说,好像不太有共鸣。唯一引起他兴趣的,是刚学的那句“白日依山尽,黄河入海流”。

来到壶口瀑布跟前,咆哮的黄河之水撞击着我的每一处神经。亢奋之中我当然很盼着看到儿子同样为之一震的样子,然而并不是想象的那样。

酷爱越野车的娃,旁若无人地坐在土地上玩着。什么壮观,什么激动,与他无关。我便试着把我的关注从汹涌的波涛江水,转到儿子手里的那辆玩具皮卡上。

我蹲下来,看看玩具车,也看看儿子那聚精会神的样子。说真的,挺为他这股子专注劲儿感叹的。这时候,他一定觉得自己是一个特别酷的越野车手,眼前这一块坑洼的黄土给了他莫大的满足。大果儿看到我似乎在陪着他一起,心领神会地冲我笑着说:“爸爸!这路超颠,我这越野车超帅!”我回他:“大脏车特别酷,晚上咱们给你的车洗个香!”

孩子就是孩子,他脑子里的兴奋点多半是大人意料不到的。回想我们俩在黄河边玩儿玩具车的情景,那必须是难忘的。

离家两天,一直忙于赶路,从壶口瀑布沿黄河直达此行的目的地——韩城。首选党家村古民居住宿,终于可以坐下来正儿八经地吃顿晚饭了。大果儿狼吞虎咽的时候,我一路悬着的心稍稍放下了一些。看到儿子一直保持着良好的状态,开心的同时也同样揪心,因为我不知道是不是暂别妈妈之后,小家伙不愿意向我透露自己不好的情绪,而选择自己藏着。

只有为人父母后,才能体会那种眼见孩子成长后的矛盾心情。

Day 3

懒散闲逛的一天

党家村,坐落在陕西省韩城市东北部的古村落,距黄河三公里,至今已有约700年历史。主要有党、贾两姓家族。村中120余座建于明清时期的古民居,几乎家家户户的门楣上都刻有祖先留给子孙的处世格言和警句。

先祖的追求,就这么让后代耳濡目染。儒家耕读传家、诗书继世的精神追求,让这个僻静小村在明清两朝出过一名进士、四名举人和六十名秀才。知书达理、崇文尚义之风延续至今。这里是东方人类古代传统居住村寨的活化石。

这一天,我们不再开车,睡个懒觉,懒散地在村子里转悠。不过仍收获颇丰,大果儿亲眼见到了车辕,也就是古时候的车轱辘。在实物面前,儿子表现出比看书更加浓厚的兴趣,也从事物的演变中,体会到了时间流转;我们还见到了煤块,他兴奋地用微信视频给妈妈讲:这些煤燃烧起来,可以驱动火车,还可以发电。

后来,我们把车开进古朴的院子里。大中午的,晒晒衣服毛巾,这在城里简直是一种奢求。

出来旅行,不是一味地逛景点,静静地体验当地的生活方式,可能是一种更好的选择。不溜达的时候,大果儿还和主人家的小姐姐搭讪,白天一起上网课、晚上一起在楼顶看房主晒花椒。孩子们的通透,让他们交流起来完全没障碍。这也是我们喜欢观察他,需要向他学习的地方。

Day 4

认认真真探访古迹

韩城是汉太史司马迁的故乡。年少时候,背过那么多《史记》的片段,也看过人艺话剧版的《司马迁》。如今亲临此地,把这片滋养过他的土地丈量一番,好像将之前的片段都连接了起来。慢慢地,等大果儿陆续接触历史、地理知识的时候,我愿意尽量多地带他身临其境,造访并给他讲述这里的曾经。毕竟仅仅从字里行间获取到的知识,太过单薄。

旅行进入第四天,大果儿开始有了各种情绪的交织:困倦反乏,想念妈妈和小区里的玩伴。加上天气炎热的相互作用,一路上不停耍赖、发泄小情绪、不想走路、要抱、要回酒店待在房间里玩儿……我先是跟他讲,出来旅行不光是住酒店,也要到处走到处看,看风景、看建筑,这样才有意思。然而其实我也知道,跟他这样讲道理并没有什么用。他听不进去,依然闹情绪。然后我就塞给他一些零食进行安抚,还跟他商量:“你现在太重了,爸爸没法儿一路都抱着你;不然这样,没有阴凉的地方爸爸抱着,有阴凉的地方你自己走。”

男人之间的理智对话还是很有效的。上山的时候,我们不着急赶路,一路找可以歇脚的地方喝点水,也找些值得一提的事物给他讲讲,分散他的一些负面情绪。渐渐地,他就被一个一个小话题带入了,也就不再闹了。

后来,我说我们来比赛爬台阶。这个小孩儿竟一下子四肢着地,学起小猫小狗的样子爬起来,还坏笑着告诉我,这才叫爬!

大果儿会找到很多古今建筑的不同之处。他发现:古时候的建筑都是木头框架支撑起来的,现在却是钢筋水泥;古时候的窗户上没有玻璃,都是用纸来糊的;还有,他感受最深的一点是,古时候的楼梯太长了,又没有电梯,他都“累成毛毛虫了”。

这几宿,我选的都是古床。适合我俩,三面有围挡,睡着踏实。经过两天的休整,他的“电量”终于完全恢复了。活蹦乱跳,不时还故意逗逗我。说实在的,爷俩儿这样的独处,还是挺享受的。

晚上,我带着他到夜市上转悠。韩城是座古城,保留下来很多习俗。比如,每逢周四、周五,人们就会聚集在小广场上,看演出听戏剧。我没想到的是,大果儿竟然十分爱看。坐在一群老爷爷中间,认认真真看了近两个小时的戏曲表演。连他妈都说,这孩子有一颗老灵魂。

Day 5

吃在韩城很满足

之前带大果儿去过西安,这次又到韩城。这块土地上的吃食,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各种面食加各种牛羊肉,肉夹馍自不必说了。此外,还有羊肉饸饹,多用荞麦面制成。古城里有一条小吃街,汇集了韩城的各路小吃。不过很多品种都会放辣椒,带着孩子来吃可能也就是肉夹馍、红豆面和牛肉面可以选了。特别值得一提的,是韩城的大红袍花椒。8月份正值成熟采摘的季节,鲜红饱满的花椒颗粒魅惑十足。从党家村到古城,一路上飘着浓郁的花椒香气。街头巷尾随处可见的花椒酸奶和花椒啤酒,一定要尝尝!

这是我和果儿男孩节独处的最后一天,第二天我们就要踏上返程的路了。

我俩午睡后的一个任务就是整理行李,收拾车厢。大果儿很愿意参与其中,我也会把一些他力所能及的小事情交给他来办。外出旅行,走走停停,整理行装,都算是旅行的一部分。身边有个小大人儿和我一起,我们既是父子更是同伴。

之后,他想起自己当天的网课还没有上,就很自觉地拿出iPad自顾自地上起来。其实这么大的孩子,已经有了一些自己安排生活节奏的能力了。只是平时在家,我们做家长的干预过多,反倒剥夺了他们自主的机会。

爷俩儿贴身独处了五天,都尝了尝离开妈妈每天在旁无微不至照顾的滋味。这些天,孩子暂时收起了“只针对妈妈式”的撒娇耍赖。在我面前,他会试着用提问、商量、交涉的方式表达想法、不满或要求。五天里,我看得出来,儿子每天都在想妈妈、想朋友,也想在这千里之外的陌生之地探寻新奇。不论怎样,这些都已成了他的经历。无论如何,“男孩节”这个专属于我俩的沟通方式,每年都会继续!

[责任编辑:杨凡、孔然]

想爆料?请登录《阳光连线》( http://minsheng.iqilu.com/)、拨打新闻热线0531-66661234或96678,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(@齐鲁网)提供新闻线索。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-81695052,诚邀合作伙伴。

和孩子一起“注册”:按学期生活的父母

如今的父母逐渐按照孩子的学期安排自己的工作和生活,还没到寒暑假,已按孩子夏令营时间准备休假,平时哪个课外班老师请假,一天的上下班时...[详细]
中国青年报 2020-09-25
体育课不该“燃烧自己照亮语数外”

体育课不该“燃烧自己照亮语数外”

“你最想写什么作业?”“我想写体育作业。”[详细]
中国青年报 2020-09-25

我国中小学校将迎来“全面放权”

中小学校压力大、负担重似乎是常态。 学生考试分数不好、中高考升学率下降,最先影响的,就是学校或相关教师的评价。其他诸如教师升迁、经...[详细]
光明日报 2020-09-25

人民日报:更好发挥体育的育人功能

编者按:近年来,青少年体质健康和竞技体育后备人才培养问题为各方广泛关注。日前,国家体育总局和教育部联合印发《关于深化体教融合 促进...[详细]
人民网 2020-09-25

立德树人 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

“‘十四五’时期,我们要从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全局的高度,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,坚持优先发展教育事业。”习近平总书记9月22日主持召开教...[详细]
人民网 2020-09-25

孤独症儿童需要更多关爱和包容

他们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不会与外界沟通交流,听不懂别人说的话,他们的语言也不被别人懂得。他们兴趣狭窄,行为刻板,却有一个浪漫的名字...[详细]
中国青年报 2020-09-22

年轻人更愿意为颜值埋单

如果你有一个多彩的厨房,会不会期待每天为自己做一顿元气满满的早餐,再准备一份营养均衡的午餐,认真摆放在可可爱爱的餐盒里,等待“惊艳...[详细]
中国青年报 2020-09-22

大学生志愿画科普漫画 当伪科学“终结者”

在网络发达的今天,有些谣言甚至比知识跑得还快。如何阻止今天的青少年变成明天的传谣者?近年来,厦门大学化学化工学院科普进社区实践队想...[详细]
中国青年报 2020-09-22

50万国际高中生能否走进教育“内循环”

按照最初设想,孩子读完国际高中后就出国留学。然而,突如其来的疫情成为“最大的不确定因素”。对于是否选择国际高中,刘静一直犹豫不决。...[详细]
光明日报 2020-09-22

“体教融合”或有望缓解学校体育的割裂之痛

由国家体育总局和教育部联合印发的《深化体教融合促进青少年健康发展意见的通知》近日发布,这份文件从8个方面对深化体教融合提出了要求,...[详细]
齐鲁网 2020-09-22

一样的迎新季,不一样的故事

通过“大考”、如期“上新”。新学期的高校校园中,充满着积蓄已久的青春力量。  金秋九月,中国各地高校校园重现欢声笑语。在“老生”阔...[详细]
人民网 2020-09-22
新学期护眼装备:眼镜、滴眼液和护眼台灯位列前三

新学期护眼装备:眼镜、滴眼液和护眼台灯位列前三

新学期,很多家长除了要给孩子准备学习和生活用具,还要重点准备护眼装备。上周,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,对1505名中小学生家...[详细]
中国青年报 2020-09-18
版权所有: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
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
通讯地址: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 邮编:250062
技术支持: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
网信快三app